<em id="dnqeib404"><legend id="vteoqx283"></legend></em><th id="tlkznn552"></th><font id="ohduzu011"></font>
  • 專家論壇

    孔濤:維護快遞從業青年發展權益

    2019年03月13日來源:中國青年網

    全國人大代表、團安徽省委書記孔濤在全國兩會期間結合安徽團組織前期調研結果,聚焦快遞小哥,提出了相關建議。

    孔濤向記者介紹:“一直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十分關注‘快遞小哥’等青年群體的發展問題,在同團中央新一屆領導班子集體談話時特別指示,團組織要主動關注、積極聯系、有效覆蓋快遞小哥等青年群體。在今年的新年賀詞中總書記又專門指出:‘快遞小哥、環衛工人、出租車司機以及千千萬萬的勞動者,還在辛勤工作,我們要感謝這些美好生活的創造者、守護者。’爲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指示要求,深入了解快遞從業青年的發展現狀,加強對快遞從業青年的聯系與服務,我以合肥市爲重點對快遞從業青年生存發展現狀開展調研,發現了一些亟待關注解決的問題,並根據實際提出了對策建議,以期進一步維護快遞從業青年(以下簡稱‘快遞員’)的發展權益。”

    據孔濤介紹,經安徽團組織前期實地調查,在人員構成上,合肥市快遞小哥群體男性占絕大多數,農村戶籍占大多數,已婚人員占大多數;高中學曆占相對多數。在工作收入上,大部分快遞員的月收入在4000元以上,其中4000~5000元最多。在勞動強度上,絕大多數快遞員日工作時長在8個小時以上,多數爲10~12個小時;近一半的快遞員周休息時長僅爲一天;近七成的快遞員日派件量在50件以上。在運營模式上,郵政、順豐、德邦等公司以直營爲主,公司統一招聘快遞員並簽訂勞動合同。其他快遞公司則以加盟和代理爲主,由網點自行招聘快遞員並簽訂用工合同。在社會保障上,大部分快遞企業爲快遞員購買了人身意外傷害險。直營式公司能夠爲正式員工辦理社保,但加盟式公司只爲部分快遞員辦理社保,各加盟代理網點很少辦理社保。在職業發展上,直營式公司快遞員晉升通道和福利待遇較好,有相關職業培訓,職業發展路徑較爲明晰。加盟式公司快遞員培訓或集體活動較少,個人基本沒有晉升空間,流動性大。在城市融入上,對城市居民表示非常認同,非常樂意參加社會活動;感覺自身在城市融入非常好的快遞員有三成左右,一到兩成的快遞員認爲城市很難融入。

    調研發現,快遞行業和快遞小哥群體面臨的問題主要有:一是勞動用工不規範。大多數快遞公司的加盟代理網點爲了節約成本和規避風險,往往沒有與快遞員簽訂勞動合同,同時也不繳納社會保險;二是配送車輛通行難。快遞電動三輪車在合肥市尚沒有統一合法的“身份證”,經常被交警執法查扣罰款;三是末端配送有障礙。一些住宅小區不允許快遞員進入,或不允許快遞三輪車進入,或要求額外收取進場費;還有一些老舊小區沒有配備智能包裹櫃,投遞配送十分不便;四是從業培訓不充分。多數企業存在崗前培訓少、崗中培養少、崗後提升少的現狀。但快遞員大多期待通過職業培訓實現自我提升,獲得更好發展;五是維權渠道不暢通。快遞員遭遇惡意投訴,因難以取證,常常單方面承擔責任和損失,快遞員自身卻申訴無門,難以維權;六是城市融入不理想。社會對快遞員的困難關注較少,理解和包容也不夠,阻礙了有效融入。而快遞員工作環境單一,婚戀交友存在較大困難,精神文化生活比較匮乏,容易被城市邊緣化;七是生活條件有差距。快遞員群體心理壓力很大,缺少排解方式,影響生活質量。因收入保障有限,多數快遞員選擇低價租房,住宿環境差,達不到理想生活條件。

    爲此,孔濤向大會提交如下建議:

    一是加強行業管理,規範企業用工。建議政府部門充實監管力量,增設市級郵政執法大隊,設立縣級郵政管理分支機構,完善監管體系。郵政管理部門應研究出台快遞行業信用情況名單評定管理辦法,納入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範疇,督導規範快遞市場經營秩序;同時聯合勞動監察等部門通過巡查檢查、受理舉報等方式加大用工監管力度,督促規範管理,依法繳納社保,保障休息休假,維護勞動權益。

    二是出台管理辦法,確保配送安全。建議交通部門盡快出台快遞三輪車通行管理辦法,對快遞三輪車實施統一備案、辦理保險,保障快遞三輪車在城區正常通行。同時,建立快遞交通安全監管協作機制,公安交管部門將快遞三輪車的交通違法行爲抄告快遞企業和郵政管理、安監等部門;由企業對交通違法快遞員進行安全教育和處罰;由郵政管理、安監等部門對多次違法的企業進行約談和處罰,倒逼企業加強安全管理,減少快遞員違章行爲,降低交警執法成本,有效控制交通事故發生,確保快遞員配送安全。

    三是堅持多措並舉,打通末端堵點。建議政府將快遞設施的配套規劃納入整體規劃中,在新建的小區、社區預留智能包裹櫃安裝場地和配套設施。成立快遞行業協會,探索建立資源共享機制,采取快遞企業共享末端服務設施的方式,推動設立綜合的末端投遞“超市”,爲快遞員提供更加便捷的工作服務環境;鼓勵企業通過市場機制,與配送末端物業達成合作協議,解決進場難問題。同時,物業管理行政主管部門要協調小區物業,允許合法運營的快遞三輪車進入小區,打通快遞配送“最後一公裏”。

    四是強化在職培訓,提升整體素質。建議郵政管理部門督導企業落實崗前培訓,加強日常培訓,並探索在職教育,提高快遞員綜合素養。建議公安交管部門開展快遞車輛駕駛員的安全和法治培訓,杜絕超速超載行駛、疲勞駕駛、酒駕等違法行爲的發生。建議人社部門安排相關專業技能培訓、職業資格培訓,研究開展快遞職稱培訓,拓展快遞員上升空間。建議司法行政部門安排律師開展法治宣傳,提升快遞員法律意識和維權意識,必要時提供法律援助。

    五是建立有效渠道,落實維權訴求。建議郵政管理部門和快遞企業共同研究建立健全投訴機制和快遞員申訴機制,設立專門投訴申訴電話及網絡渠道,審慎處理消費者投訴,充分厘清責任,依法正確處理,通過制度完善,遏制惡意投訴行爲。建議加強快遞行業協會群團組織建設,充分發揮其橋梁紐帶作用,深入傾聽快遞員心聲,爲快遞員排解煩惱;同時依托群團實體陣地和網絡平台,爲快遞員提供維權咨詢和法律援助,推動有關政策的制定、完善及落實。

    六是正面引导宣传,增强社会融入。建议邮政管理部门、行业协会大力选树快递员先进典型,设立“奖励基金”,鼓励快递员立足岗位多作贡献。要通过新闻媒体积极宣传正面典型,帮助公众与快递员建立良性互动关系;让公众充分知晓快递工作的艰辛,积极营造理解、尊重、关爱快递员的良好氛围。行业协会要推进行業文化建设,发动群团组织,打造活动载体,联合社会各界,举办各类活动,丰富快递员精神文化生活,提升婚恋交友服务水平。

    七是提高工作待遇,改善生活條件。建議行業協會和企業要研究關注快遞員心理健康,通過開展心理疏導活動,設置減壓場所和設備,營造良好工作環境;要研究構建工資福利正常增長機制,不斷完善福利待遇,幫助租賃滿意住房。建議各級政府鼓勵企業統一安排員工宿舍,推動落實住房保障,改善員工住宿條件。各級政府還應加大投入,積極培育發展公共租賃住房市場,適當提高快遞企業員工公租房申請配額,解決新入職快遞員住房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