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dnqeib404"><legend id="vteoqx283"></legend></em><th id="tlkznn552"></th><font id="ohduzu011"></font>
  • 服務評價

    3年零投訴,活出自己的模樣!德邦快遞崔維星授予這位福建哥10萬金磚

    2019年03月26日來源:德邦快遞

    “我們不一樣,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境遇……”

    正在街頭送貨的德邦快遞員許友銘,一邊送著貨,一邊哼著歌。這會兒,他正要給一位客戶派送冰箱。像冰箱這樣的大件也能保證送貨上樓,這就是許友銘,這位大件快遞員第一個給客戶感覺不一樣的地方。

    3月17日,許友銘作爲德邦快遞234位金星快遞員之一,剛從德邦快遞董事長崔維星手中接過價值10萬元的金磚年終獎。

    2014年,許友銘還在一家工廠當普工,月入才3000元。在一次閑聊中,聽同事說,送快遞好,工資不錯,他于是開始在網上搜索快遞公司信息,一通仔細對比後,發現德邦快遞的工資相比同行要高一些,而且福利也不錯。于是許友銘就去應聘德邦快遞員了。

    剛入職德邦快遞,許友銘做的是收派件的活,他覺得並不是很適應。

    “相比送快遞的工作量,之前廠裏的工作不要太輕松。現在每天風裏來雨裏去地扛貨送貨,雖然辛苦很多,但收入可觀,心裏還是偷著樂的。”許友銘這樣說。

    福建近海,每年7-8月份,都會受到台風、暴雨的影響。別的快遞公司的網點可能會因爲應急能力不足,被迫停止快遞收派工作。而在德邦快遞應急預案的保障下,許友銘不會輕易停止工作,只要災害沒有嚴重到影響貨物安全,許友銘都會開著德邦快遞的車去收貨。

    散客多,和深圳同事不一樣

    “與深圳區同事動辄幾萬幾十萬的發貨量的大客戶相比,這邊只是零頭。”許友銘說,但即便是這樣小散戶,他還是會用心做好服務。

    “設身處地地想,如果我是客戶,我也希望能夠送貨上樓的。畢竟那麽重的貨,讓買家客戶尤其有些還是女孩子,讓她們搬上樓,我實在看不下去。”在這種想法的支撐下,許友銘堅持凡是自己經手的派送都會送貨上樓,有時遇到客戶不在家的,他會在客戶下班時間打電話過去詢問是否到家,再約送貨上樓時間。

    有一次,許友銘給客戶送2袋大米,一袋重25公斤。客戶住在8樓的老小區,沒有電梯。許友銘一次扛一袋大米,來回四趟扛完後,累得兩條腿一直發抖。

    許友銘如此極致地履行德邦快遞“上至60公斤,100%免費上樓”的承諾,在付出辛勤汗水的同時,也成就了他績效考核蟬聯五星級41個月的驕人成績。

    工作太忙,和那些有時間的人不一樣

    許友銘這樣用心做好客戶服務,也是有代價的,那就是陪伴家人的時間太少。

    有一次許友銘的母親生病了,家裏人都希望他能暫離工作擔當起來。但是因爲工作實在太忙抽不開身,許友銘根本沒有時間去醫院,照顧家人的重擔全都壓在妻子一人身上。

    一天晚上,許友銘剛送完一大批重貨,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家。進門後,雖然看到妻子忙碌的身影,但並沒有理會她,而是直接倒頭就睡。此時忙得不可開交的妻子,一下子火冒三丈,不但抱怨起最近以來許友銘不關心母親住院的事,連之前積攢的不快也和盤托出,甚至到了要離婚的地步。而本就對妻子滿懷愧疚的許友銘只好一個勁哄妻子。

    後來他送給妻子一條金項鏈,陪她一起看電影,才平息了這場“離婚風波”。

    “一家三口湊在一起時,兒子總是更親媽媽,不太親我這個爸爸。”

    許友銘的兒子今年有6歲了,上一年級。許友銘因爲工作忙,沒時間照顧孩子。因此在他和兒子本來就不多的相處時光裏,板著面孔管教孩子的時間占據了很大比例,因此在兒子的心目中,許友銘是個很嚴厲的爸爸。這也導致兒子喜歡跟媽媽在一起,有些害怕和許友銘單獨相處。

    “他最近想要一台無人機,”許友銘,“我跟他說,如果跆拳道比賽拿了第一,我就給他買一台。”

    拿到金磚後:在小區地位不一樣

    德邦快遞要求快遞員平時工作都穿上統一的工服。許友銘每天上下班經過小區,小區居民都只當他是來送貨的快遞員,不怎麽跟他打招呼。許友銘嘴上不說,但心裏明白:快遞員在他的這些鄰居眼中並不是一個受待見的職業。他無法改變別人的想法,只能通過更多的努力改變自己,活出自己的樣子。

    最近,他拿10萬元金磚的消息不胫而走。那些原來對他不理不睬的鄰居們,忽然變得開始對他熱乎起來。甚至有人就問許友銘:“哥們兒,德邦快遞還招人嗎?我有個兄弟想進去……”也有人開始和他套近乎,詢問他打算怎麽花這10萬年終獎。

    “我去領獎之前就計劃好了。”許友銘說,“給父母置辦個按摩椅,陪妻子旅個遊,給孩子更好的教育……”

    最後,許友銘特別提到,他還要給兒子買一台無人機,雖然跆拳道比賽還沒有開始。